最新消息:
· 電子認證服務使用密碼許可證換證申請表    2017/10/19      · 中華人民共和國密碼進口許可證申請表    2017/10/19      · 商密處組織開展我省第二批商用密碼安全性評估試點機構能力考核    2021/05/14      · 4·15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統籌發展和安全,筑牢維護國家安全的密碼防線    2021/04/15      · 我國SM9標識加密算法正式成為ISO/IEC國際標準    2021/03/15
  站內搜索:
 
出賣核機密的單身漢
2015-08-19 10:37  

1992年9月14日。晨曦方露,法國反諜報機關的兩名特工又一次風馳電掣般地驅車向奧爾斯城進發。
    進城后,他們照例在貝爾尤大街將車剎住。他倆下車,警惕地朝四下里望了望。迅速伏在僻靜角落。這是他們在這座法國南部城市所進行的最后一次秘密跟蹤。今天他們的任務是奉命伺機拘捕一個名叫弗郎西斯·坦珀維爾的神秘人物。
    上午9時,坦珀維爾一腳剛邁出家門,這兩名特工和幾個全副武裝的警察突然沖出來。這人還沒回過神來,他們便蜂擁而上,不容分說地用錚亮的手銬死死將他銬住。但坦珀維爾神色不驚,鎮定如常。他知道這一天遲早會到來……

跌入陷阱

坦珀維爾原是法國原子能中心卓有建樹的核專家,擁有科學博士頭銜。這輝煌的業績完全是他靠個人奮斗得來的。坦珀維爾出生在法國北部一個小城。他9歲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自幼聰明過人。從踏進小學校門到大學畢業連連跳級,學習成績一向全優。大學畢業后,他又順利通過博士論文答辯,在剛開始工作時就已是一個頗有名氣的核物理學家了。他的優異的成績是來之不易的。因家庭生活拮據,他邊上課邊在一所私立學校代課。他好像天生是當教師的料兒。他那生動的語言,形象的比喻,深入淺出的講解總是像磁石那樣把學生緊緊地吸引住,每每贏得學生們的交口稱譽。
    一分辛苦,一分收獲。講課掙來的錢不僅解決了坦珀維爾的學費,而且兜兒里還有足夠的零花錢,再也不像昔日那樣囊中羞澀了。他就這樣完全靠自力更生上完了大學。坦珀維爾也許是從這講課中嘗到了甜頭吧,被分配到薩克爾研究院(法國原子能中心分院)工作后,他仍然繼續抽業余時間在一所學校講課。但坦珀維爾做夢都沒有想到他會由教學而跌入陷阱不能自拔。
一切都得從1987年初講起。
    一日,一個自稱叫謝爾日的人親自找上門來。這個1.8米以上的個頭,西裝革履,風度瀟灑。一見面,他就彬彬有禮、滿臉笑容地說是慕名而來,因為他早就聽說坦珀維爾學識淵博,課講得生動活潑,常常博得學生滿堂喝彩。接著謝爾日又異常謙虛地說他的物理學成績還馬馬虎虎,但對數學卻完全外行,因此他想請坦珀維爾為他補習一下數學。每堂課他愿付300—400法郎,而且還是現金。至于其他情況,謝爾日一概避而不談。坦珀維爾也不是好奇之人,所以也就未加細問。
    聽這人的口音,坦珀維爾竟認為他是英國或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的商人。實際上,謝爾日的真名叫謝爾蓋·斯米廖夫,系克格勃軍官,時任蘇聯駐巴黎使館二等秘書。他的任務是在法國原子能中心及其下屬單位物色合適人選為克格勃充當間諜,進而提供法國有關核武器研究與試驗等方面的情報。
    有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盡管此時的坦珀維爾出有轎車,入有華室,早已不是學生時代的那種窮酸相,他對謝爾日剛才的“報價”仍然評然心動,于是便爽快地答應了這位不速之客的請求。
    謝爾日心中竊喜,第二天便來聽課了。這位新“學員”勤學好問,竭力與坦珀維爾套近乎。他借口學習需要,等混熟后便開始向這位老師索取一些文件資料。坦珀維爾對他這位學生用功學習深表欽佩,很高興滿足他的要求。但起初他向謝爾日提供的資料僅限于各種雜志、工作報告及其他一般性科技資料。這些都不涉及法國在物理學研究領域的最新成就。謝爾日并不以此為滿足。為博得坦珀維爾更大的信任,謝爾日除按時支付“學費”外,每次都特意多給一些,隔三差五還請坦珀維爾到飯館“撮”一頓。
    就這樣一來二往,他們兩人的關系日漸親密,及至后來簡直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精明的謝爾日眼看時機已經成熟,便趁勢向坦珀維爾提出更多的要求。那口氣也變得不容置疑,越發具有威脅性了。由此坦珀維爾跌入了謝爾日煞費苦心設置的陷阱。

諜海暢游

1988年1月至9月間,謝爾日和坦珀維爾每兩個月接一次頭。會面地點是在巴黎市郊一些小酒館,時間是晚上8點到9點。幾乎每次都是坦珀維爾前腳剛邁過小酒館的門檻兒,謝爾日就像是突然從天而降似的,后腳緊緊地跟了進來。他們裝作普通顧客,一邊美餐對酌,一邊開懷暢談,說到興頭時,毫無顧忌地縱聲用大笑。每當酒足飯飽走出酒館,坦珀維爾總要在濃重的夜色里,將從薩克爾研究院帶出的機密文件不動聲色地悄悄遞給謝爾日。作為回報,謝爾日每次都塞給坦珀維爾一個鼓鼓囊囊的紙包,內裝2000至4000法郎現鈔。
“為提高謝爾日的專業知識水平,我曾多次向他提供機密文件。謝爾日說他是在一個什么科研部門工作,但他沒說單位名稱,我也沒問?!?br />    被捕后,坦珀維爾這樣回憶說?!爱斎?,我意識到我這樣做無疑是卷進了一種危險的游戲。但謝爾日威脅說,即使我躲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把我找回來。我總感到他對我的私生活簡直是了如指掌。遠遠不是我對他講的那些。我的命運完全掌握在謝爾日的手心中了?!碧圭昃S爾就這樣欲罷不能,只好硬著頭皮干下去。
可巧這時他又有了大顯身手的機會。
    坦珀維爾在待人接物方面很會耍手腕。也善交際,人緣兒好,博得了人們的好感。平素他過的完全是單身漢生活,愛爵士樂,人稱“快樂單身漢”。坦珀維爾酷愛讀書,博學多才,工作出色,深得上司賞識和重用。1989年10月1日,坦珀維爾正式上調到了法國原子能中心。到任后又經嚴格審查,他獲準接觸國防機密。謝爾日得知后高興極了,不禁又對他大大夸贊了一番。不久,坦珀維爾便接受了一項重要任務:同其他核物理學家一起研究法國在穆魯瓦島歷次核試驗的結果。隨后他又獲準接觸法國在太平洋地區多次進行核試驗的代號為“火山”的大量情報資料。
諜海暢游,得心應手,坦珀維爾喜不自勝,從此便越發無所顧忌,大膽放手了。
    1989年9月至翌年4月,坦珀維爾先后向謝爾日提供40多份的機密文件,其中有原子能研究中心年鑒。年鑒明白無誤地記載了法國在軍事方面實際利用原子能的詳細情況。
    據巴黎法官羅熱·魯阿爾證實,坦珀維爾在為蘇俄充當間諜期間,先后向其提供的各種機密文件達6000多頁,其中大部分標有“火山作戰計劃”字樣。這些文件包括“火山作戰計劃”工作總結、1979至1990年穆魯瓦島近40次核爆炸分析報告以及1991年4次核爆炸指標。
    專家們指出,雖然以上文件只涉及到法國一種核武器的有關情況,只字未提其制造方法,但透過這些情況卻可以準確地判斷出法國在1989年至1990年間所達到的技術水平,從而使獲得這些文件的國家得以借此改進其核武器或從事核武器研制。以上核心機密的泄露對法國國防無疑是難以彌補的重大損失。

露出馬腳

坦珀維爾的間諜活動有時看起來簡直到了可笑而又原始的地步。他多次在原子能中心秘書處辦公室放心大膽地復印一份又一份機密文件,居然沒一個過問或注意他在那里干什么。坦珀維爾把復印好的文件(內有許多是照相復制件)裝到日常用的塑料袋里,下班后大模大樣地走出原子能中心,誰也沒想到去搜查他。
    這一切不禁使人聯想起一部很糟糕的間諜影片,甚至約定的暗號也像是取自這部影片似的。比如奧爾斯市一游泳池旁的電話亭跟前放的橙子皮表示應緊急會面。如果謝爾日有什么問題要找坦珀維爾,他就把一些玫瑰花瓣撒到奧爾斯橋下。當謝爾日將坦珀維爾放置的文件包取走時,他就放下一盒“丹希爾”牌香煙。隨著時間的推移,謝爾日的要求越來越高,胃口越來越大。他不再僅僅要坦珀維爾提供法國核試驗方面的情報。1991年6月的一天,謝爾日一見到坦珀維爾就急不可耐地要他設法調往哈格核材料加工廠工作,因為該廠引起了克格勃濃厚的興趣。
    此外,謝爾日還希望得到法國最新的代號分別為“西爾瓦”和“普柳里爾”的國民計劃與軍事計劃方面的情報。
    然而坦珀維爾這時卻另有打算。幾年來,他靠出賣情報已經撈了個缽滿袋鼓,暗暗打算洗手不干,找個地方躲起來。于是坦珀維爾于1991年7月辭掉了在原子能中心的工作,在距巴黎不遠處的艾松鎮開辦了一所物理學校。他重操舊業,又走上講臺講起來。
    “那些日子,我晝夜都在想如何與謝爾日斷絕來往,但同時又擔心他決不會輕易放過我?!北徊逗筇圭昃S爾仍心有余悸地這樣對檢察官說。
    的確是這樣。不論到哪兒,他都逃不脫克格勃的手心,謝爾日照舊死死地盯著他。經過多方努力和奔走,兩個月以后,坦珀維爾總算在法國南部城市奧爾斯落下腳。他本想自此可以安下心過輕閑日子,可沒料到,謝爾日又像鬼影一樣緊緊跟來。
    轉眼到了1991年12月,這時蘇聯宣告解體,俄羅斯全盤接過了克格勃在法國的活動。謝爾日也把與坦珀維爾聯系的事交給了他的一個同事。此人自報家門,說叫列涅,其實他叫瓦廉京·馬卡羅夫,系俄羅斯情報機關軍官,當時是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代表處三等秘書。這之后,坦珀維爾依然沒有打消擺脫俄國人糾纏的念頭。
    他曾這樣回憶:“列涅待人接物不像謝爾日那樣生硬,所以我感到我能逃離這地獄般的陷阱。像謝爾日一樣,列涅也常對我發號施令,但許多事我都一口回絕了。整個1992年間,我都在暗暗考慮向誰說我打算甩掉列涅這惡魔,可我就是不知道該去找什么人?!?br />    坦珀維爾同列涅的最后一次會面是1992年6月。列涅希望得到西方對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的研究情況和拉哈格核材料加工廠的有關資料。這年夏天,倫敦有個自稱叫奧欽柯的人(前克格勃募的間諜)開始向英國情報部門提供前克格勃在法國從事間諜活動的有關情況,其中涉及到坦珀維爾。是年9月11日,英國內務部長波爾·基爾致函法國司法部長,向他通報了奧欽柯的上述供詞。信中特別指出:“有跡象表明,俄國最高領導人已下達命令,要其情報人員在嚴格遵守一切必要防范措施前提下繼續與坦珀維爾保持聯絡?!?br />    法方接此情報后立即采取緊急行動,于次日(9月12日)派兩名特工在坦珀維爾所在地奧欠斯市對其進行嚴密跟蹤。
    此時坦珀維爾還蒙在鼓里,對上述一切仍渾然不覺,一無所知。但出于間諜的本能,他的神經時刻都繃得緊緊的,不敢有絲毫麻痹。他深居簡出,行蹤詭秘,平時只是白天偶爾光顧一下其住處附近的市場;要么乘電車到市中心誑一趟;要么繞著其住所旁的一個垃圾箱久久盤桓,像有什么很重的心事,又像是在默默地期待著什么。每當天一擦黑,坦珀維爾便大門緊閉,龜縮在家中。他自以為這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可謂天衣無縫。
    其實他的一舉一動都沒能逃脫法國特工們警惕的眼睛。他們在對坦珀維爾連續跟蹤的第三天終于出其不意地采取了行動,于是發生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坦珀維爾被捕的消息不脛而走,一時間輿論嘩然。強烈的反差使善良的人們怎么也不愿意接受這樣的一個無情的事實:老好人,工作狂,怎么可能……
    法國政府對坦珀維爾間諜案立即作出了反應。官方人士驚呼:“這是二戰后軍事間諜活動中最大、最嚴重的事件?!?br />    值得指出的是,本案著實有點奇特,坦珀維爾本人也實在糊涂得可以,因為直到鋃鐺入獄,他多半還不知謝爾日和列涅到底是何許人,更不知道他們向他要這要那的真實企圖。不過有一點他是不糊涂的,這就是撈錢。
    法國情報部門認為,坦珀維爾在1987年至1992年期間大約獲得俄國人200萬法郎的報酬。他像其他大多數間諜一樣,干這營生純粹是為錢。對坦珀維爾來說,每個法郎都像是久旱的甘露。他對錢是錙銖必較,多多益善。
目前坦珀維爾被囚禁在巴黎圣特監獄的一個單人牢房里,因“向外國間諜提供情報罪”他須在這里熬過15年的鐵窗生活。

關閉窗口
 

地址: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和平南大街28號甲3  郵編:110006  聯系電話:(024)23210363  傳真:(024)23210363

版權所有:遼寧省國家密碼管理局

 
關閉
扒开双腿猛进无遮挡动态图